2019-04-20 00:24:01 来源: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:孙之冰
核心提示:报道认为,导致德国毕业生对看护行业兴趣缺失的原因很多。自从2012年起,受训看护员的人数甚至至今都处于停滞状态。停滞不前的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是看护业的性别比例严重失衡。
百度 消费的全面升级,还体现在健康饮食观上,这点村里人同样不输城里人。

参考消息网4月14日报道 台媒称,因为高龄化加速逼近,养老看护在德国似乎已经演变成“危机”。

据台湾联合新闻网4月3日报道,根据德国官方数据,从2015年到2017年短短两年内,有资格接受看护福利的人数骤升了19%,2017年底更首次冲破340万人。同时,虽然各地的养老院及其他看护机构努力征召护理人员,但人数往往不足以应付各地需求。

究竟德国现行的看护制度是如何运作的?背后又遭遇哪些结构性问题呢?

VCG31384089316

德国人口老龄化加重,社会保障体系面临挑战。(视觉中国)

家庭看护的沉重负担

一直以来,在家里接受看护是大部分德国老人的心愿。2017年,高达76%的看护需求者(即259万人)选择在家里接受照顾,其中约176万人完全依赖亲戚的照顾,而大部分的看护者依然是女性。

根据阿伦斯巴赫民调研究中心针对女性看护者的调查显示,看护者的典型综合背景为:平均61岁、已婚的母亲,看护期平均长达三年多。50%的看护者需要照顾自己的父母,13%需要照顾配偶的父母,而三分之一的女性看护者需要照顾其配偶。

入不敷出的社会看护保险

上世纪80年代开始,因为平均寿命提升以及照顾期延长,越来越多的德国人承担不起照顾家人的经济负担,因此不得不依赖社会保险补贴来维持基本生活。此趋势导致1995年起,德国开始全面实施“社会看护保险”成为强制性国家制度。

VCG31420693408

2019-04-20,德国柏林,西温大街的高级保健住宿区,两个年老的妇人在公园里聊天。(视觉中国)

然而根据卫生部以及健保公司联合会公布的数据,2017和2018年,德国的看护保险连续两年入不敷出,亏损分别为24.2亿欧元(1欧元约合7.6元人民币)和35亿欧元。近年来要求国家“用税金补贴看护保险”的声浪不断。高达75%的人对于自己可能成为看护需求者,却无法承担经济压力感到担忧;89%的人认同德国政府应该用税金来保障社会看护保险的清偿能力。

养老院与看护机构的品质问题

德国已有高达60%的养老院被查出有问题,而三分之一看护机构在喂食、确保看护需求者补充足够水分方面有所疏失。

德国《明镜周刊》旗下的青年杂志《本托》2018年采访了几位在看护业工作的年轻人,他们描述自己如何在责任感以及恶劣的工作环境之间互相拉扯、消耗。

VCG31420692886

22019-04-20,德国柏林,西温大街的高级保健住宿区,聚会期间,老人们共舞。(视觉中国)

一位在柏林工作的37岁看护人员坦承,在工作岗位上就像在地狱一样。

他回忆道:“值夜班的时候,我都一个人。有一次一位老先生在顶楼的房间过世,但我帮不了他,因为我同时要照顾所有人。他上吐下泻,非常痛苦,但我只能让他一个人躺在那边。”他继续说,“我感觉完全被压垮,无依无靠。这些都令人身心俱疲,而且这样的感受持续了好几年。”

专业看护人才的短缺

报道认为,导致德国毕业生对看护行业兴趣缺失的原因很多。自从2012年,受训看护员的人数甚至至今都处于停滞状态。停滞不前的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是看护业的性别比例严重失衡。

至今,看护行业在德国仍被视为典型的女性工作,无论是家人帮忙照顾、外籍居家看护,还是专业的机构看护人员,都仍以女性为主。即便是专业的看护人员,也有85%为女性。

VCG31452360080

当地时间2019-04-20,德国柏林,一位职业培训中心的学生用模型练习老年人护理项目。(视觉中国)

对男性学生而言,看护行业是令其失去男子气概的不理想工作。然而,即便是女学生,看护业仍然不是很受欢迎的职业选项,主要还是因为前面提及的工作条件极为不佳。

而且在工作过程中,女性看护者容易沦为性骚扰和暴力的受害者。一项相关研究指出,66.8%的受访者曾经遭到看护对象的性骚扰。很多时候,上司视而不见、听而不闻,造成许多看护工作者的心理创伤,这个创伤又进而影响到她们的工作表现。在完全没有监督条件的居家看护中,这样的问题更加严重。

凡注明“来源:参考消息网”的所有作品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